要脱贫的白丞

墨宁:

挂个人,

废话不多说,图里是我和这位的对话过程

事件经过大致就是,在某个太太的柱扉文,在太太已经标注了宇智波粉误入的情况下,我在看文后,出于对角色经常被黑的感叹,说了图一的话,更多的是针对黑子。

结果,我六号发的评论,这位隔了近十天挖坟出来,当头就骂我一句尬黑。

我自认为对宇智波还算理智,于是就陈述了一下对原作的观点,只是这位不知道上了几年级的小朋友,以匪夷所思的理论强行傻白甜角色,自己的私设入脑,不准别人有异见,阅读能力不够,反过来倒打一耙……

可以的,真行
这位——莹阳project全能墙

【带卡】墓灵(2)

*cp带卡,ooc预警

*这一章先大致介绍了下墓灵的设定,更完整的设定会在以后的剧情里补充。

*更新时间不出所料应该是周更,有时候勤奋点可以更两回。

*第一次写不是很好,有bug见谅,欢迎评论指教。


  “滴答...滴答....滴”墓室里回荡着手表指针转动的声响。


  自称宇智波带土的幽灵恐吓着白发男子,他本以为等男子反应过来时会跪下哭喊着求他放自己一条生路,可为什么到现在这个看起来这么弱的人为什么还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从刚才就一直一动不动站在那里,那该死的面罩还盖住了半脸让他只能看到有些呆泄的眼睛。你最起码给个反应也行啊!


  宇智波带土他觉得他现在正面临人生最大的难题。


  从刚才开始一人一鬼就陷入了这个尴尬无比的局面,带土觉得他这个鬼当的真失败,他连一个弱小的人类都搞不定,也不知道他是吓傻了还是怎么,从刚才开始就站在那里不动,和一尊雕像一样。这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带土想。


  正当带土想放弃等待回应直接杀面前的男子的时候,一个弱弱的,但富有磁性的男低音传入他的耳朵。


“你好...?”


  他说话了!感谢老祖宗,要不然带土就真的以为面前这个白毛是个哑巴了。带土一脸欣慰的把头从手里抬起了,却看到白发男子拿着一个长方形长得像薄板砖的物件对着他,这时他才发现男子身上还有很多新奇的玩意,没几样自己见过,包括他手里的那个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又是什么驱鬼的东西吗?我告诉你,那些迷信玩意对我都没用,你今天的下场只有shi....啊啊啊啊!!”


   白发男子拿着手机给他照了张照片,而手机屏幕上只有一个被打开的石棺,一个被棺盖砸坏的墙和半个墓室的图像,上面没有带土。不出所料嘛...白发男子将视线从手机上挪开,只见带土和见了鬼一样,虽然他就是鬼吧。明明刚刚还是一个居高临下恐吓人的幽灵,现在却躲在石棺里面瑟瑟发抖,看他的样子似乎很害怕?难不成他怕辐射?


   白发男子微微眯起眼睛,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他还想在这只幽灵身上发掘更多的秘密。


   带土在看到光的时候就已经窜回棺材里了,他哪知道那个看起来和板砖一样的东西能发出那么强的光,他现在就觉得全身和被烈火烧了一样疼。


   这个白毛不好对付啊....


   等他觉得好一些后又从石棺里探出脑袋,他这才发现白发男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石棺边上,正拿着手机对着他。


  “等等等等!大爷我不杀你了还不行吗,快把那玩意拿开,别用拿东西照我了!”


    呵呵,刚刚谁说什么东西都对他没用的?白发男子知道了这个幽灵的弱点后眯起眼睛笑起来,现在正好问一下这个莫名其妙的墓是怎么回事,以及幽灵这种只会在都市怪谈和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东西为什么会真实存在。


   正当男子想开口问他点什么,带土眼疾手快的趁他发愣的那一小会抢到了手机并且用力砸到墙上,力度之大甚至让半个屏幕都嵌到了墙缝里,就算平时被保养得再好的爪机受了这一下也坏的差不多了,屏幕表面裂的惨不忍睹,那个膜还是他今天新贴的。


“啊哈哈哈哈!这下没了那东西我看你还有什么办法,乖乖受死吧!”


    带土一脸得意的高兴叫了几声后,就伸出手想要了那个白毛的命,可胳膊还没伸出去半截就感到了更强烈的灼烧感爬上身体,比手机闪光灯更强烈的光照在他身上,疼的他冲出石棺到处躲,可奈何墓室就那么点大小,没折腾几下就被光逼到角落,带土的脚正好在光圈的边缘,只要他乱动一下就可以踏进那对他来说要命的光圈。他只能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蜷缩在墙角,而白发男子就拿着手电筒站在他面前盯着他,满脸写着和善。现在带土感觉他身上的煞气还不如这个白毛的大。


  “你他妈还我手机。”白发男子黑着脸开口。


   带土才知道那个玩意叫“手机”但他真的没办法还啊,他除了能修复自己的身子就不会修其他东西了,而且还是连见都没见过的东西。


“那个...我真不知道那东西对你那么重要,而且你都知道我怕那玩意,你还拿他对着我,我这属...属于正当防卫!”


    等他说完光圈又朝他靠近了一点,吓的他赶紧往墙上贴,一脸委屈的仰视着白发男子。不过过了半晌就见白发男子叹了口气,好像默认他说的有道理,就把手电筒往下挪了点,让他姿势舒服点。毕竟还有比手机更重要的事,这账记着,回头让他慢慢还好了。


   白发男子轻轻晃了晃手电筒,光圈随着他的动作在墙角周围移动,意思是不要轻举妄动,逼的带土只能像个弟弟一样缩在墙角。


“是叫宇智波带土吧,现在,我会问你几个问题,麻烦如实回答。”


  虽然声音不大,但语气中充满着威慑力,他现在有足够的条件可以威胁他,即便是幽灵,在发怒的处女座面前也不堪一击。


“大爷您说...”求生欲在脑中轰鸣,让带土马上答应下来。


  “按你刚才自报的家名,这里就是在战国时期赫赫有名的武士家族—宇智波家的墓吧,不过看规模这只是个分支的样子,主墓应该会更大...”


  白发男子若有所思的停顿了一会,这期间带土想换个姿势,被男子以为他又要作妖,有用手电筒给他逼了回去。


  “你是什么东西,听你说在这里守墓,守的谁的墓?是什么东西维持着你的实体,凭空出现这种事是不可能的,还有,该怎么出去。”


  白发男子不给带土反应过来的时间一下把疑问全说出来,并且大有不说实话就照死你之势,让带土没办法反抗,为了保命只能先把自己知道的实情全都供出来。


“这里就只有一些为家族做过贡献的武士的尸体,没什么大人物,我才不是幽灵那种吓小孩子的东西,在我们的时代里,这叫墓灵,一般有墓灵守墓的都是大族,在先祖去世后,族人们选取体质合适的活人用巫术献祭掉,我们的灵魂就会被封存在墓里,让我们没法投胎也没办法离开墓穴。维持我们的...是藏在墓里面的封印阵,我们可以通过那个封印阵从外界获取自然灵气和活人的阳气来维持守住自己的灵魂不被打撒。”


   白发男子掏出小黑本把他所说的全部都记录下来,看他那么老实就放低了手电筒,给他舒展身体的空间。


  “按时间算你待在这里的时间也够长了,我猜那个封印你们没办法破坏...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墓灵仅仅是为了守墓吗?为维持你的竟然不是阴气而是活人阳气,你还有什么没有说完对吧,前辈们自从出了这个墓之后精神一直好不起来,就是因为你抢了他们的阳气吧。”


“不能怪我,就跟吃腻了野菜人突然有大餐摆到面前,不吃白不吃嘛...”


   带土表情十分幽怨,看瞒不住他,只能把剩下的事情也交代了。


“的确,我们除了守墓以外,就是作为容器收集活人阳气,然后我们会等活人来到这里,撕裂他们的灵魂再占据他们的身体,回到主墓里去复活在那里沉眠的先祖们,到时候会先恢复家族力量,再开始一步一步对陆地进行侵略,最后一统天下。我们只要在封印阵完好和身体不受损害的情况下就是不死之身,但你也发现了我们怕光,但在附身后这种情况会慢慢恢复。”


  白发男子停下不停动笔的手,为什么反派的目标都一样,整天搞侵略搞占领他们不累吗?在心里默默吐糟几句后他也了解到差不多了,便收起小本本将视线转向一脸怨念的带土,他还在因为吃了委屈而生着闷气,然后他就感觉到了头上的重力增加了些,满脸的怨念马上变成了惊愕,那个白发男子正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手法还十分熟练。



  带土马上拍开他的手,这种被欺负的感觉让他十分不爽,但也很好奇为什么这个白毛不怕他。带土觉得他就是个怪人,但接下来白发男子说出来的话让他更加确信他就是个怪人。


白发男子被排开手后也没有表现出不悦,反而歪着头想了一会,随后笑眯眯的对着带土说:


“你是想附我的身然后去完成使命吧,现在我们做一个交易,你带我去其他的墓穴分支,我带你去外面收集阳气,怎么样?”


“为什么非跟你做交易,出去的办法我有的是,凭什么听你的。”


  “现在可是高科技时代,你连手机都不知道,而且这墓的地方也挺偏,出去不就等于迷路等死吗,有我在还可以帮你补点知识,先让你跟上时代步伐不是更好吗。”


  男子说的话很有道理让带土没法反驳,仔细想想他获的利更多,还是决定先答应下来,反正以后再杀了他也不迟嘛。


“我答应你,先说好,你要是敢耍什么诡计,我可以随时毁掉你的灵魂。”


  白发男子对他笑笑,关掉手电筒挂回腰间。


“成交,我叫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


【带卡】墓灵(1)

“我们没有权利离开,我们只能等待,等待人类的来临”

墓穴里面很黑,黑的像和暗夜融合在一起。周围静的只能听到水滴落到地面上的声音。鼻间还绕着淡淡的腐臭味。有几滴水滴到了白发青年的脖子上,凉凉的。不知道哪里吹来了风,令人打了个寒颤。

 

“周围很静很静,很静很静....但是我总感觉有个人在盯着我。”

白发男子借着火把的灯光在黑皮笔记本上将看到的东西全部记录下来,之后又确认了墙壁上用锥子刻下的类似诗词的文字,才从石缝中取下火把接着往前走。

通道很长很宽,火把的灯光不足以照亮全部,而这里也没有能点燃的油什么的照明,只能勉强的摸着墙走,下墓时父亲告诉过自己,他认为这个墓是按地下宫的结构建造的,那么现在自己应该接近接近前殿才对,这通道券也太过于长了....

又走了一会,终于看到了石门,白发男子站过去举起火把观察着石门,是自来石,白发男子的表情变得诧异起来,自来石门除了已经被前辈们解决掉墓道大门的那扇,就应该是停放棺椁的主墓门后,而按理说现在最多走到前殿才对....还在白发男子对着石门发呆的时候,手上的火把猛的摇曳了两下后就熄灭了,通道重新陷入一片黑暗,这也让白发男子清醒过来,他在黑暗里有些慌张的伸手去摸腰间的手电,可就在此时,通道里响起了清晰的机关运作的声音,白发男子动作顿了一下,在被剥夺视线的状态下他没法准确的判断出这是开启哪的机关,但潜意识告诉他不能轻举妄动。等声音停下的时候,好似一切都没发生一样恢复了那死一般的寂静,就当白发男子再想去拿手电筒时,他感觉到脚下的地砖轻轻动了一下,这让他愣了一下,可就在下一秒地砖分成两半收到两边的凹槽中....

“啊嘞?”白发男子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躲开了,就这么化做一道白影顺着地砖下的地道滑了下去。在他完全从通道内消失后,地砖又从凹槽中伸出,重新拼合到一块去了。

“唔嗯!”白发男子顺着地下隧道滑了一段时间后终于见到了头,只不过隧道口离地面有些距离,白发男子摔下来的时候疼的闷哼了一声,正当他爬起来的时候,清楚的感觉到手肘压着的地板下陷了一下。

“该死....”

快速起身半跪在地板上压低身子,手在黑暗中摸到了手电筒,正打算打开手电筒的那一刻突然整个房间亮了起来,整个墓室挤满了诡异的蓝色光芒,白发少年的脑子里回响着他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他开始打量起墓室,这里不算空旷,但对于只放了一个棺材的房间来说很大了,四面墙壁上除了每面各有三个点灯的蜡台外就没什么东西点缀了,连花纹壁画都没有,只在墓室中央摆放一个石棺,下面还有被灰尘掩盖的图案,四周还摆放着老旧的蜡烛,明显是举行过什么仪式的样子,可那仪式图案从来没在书上见过。

白发男子慢慢起身想凑近些看看那副石棺,可就在他刚迈出一步,石棺的棺盖就微微挪动了一下,带下了很多积累在上面的灰尘。男子觉得很诧异,他随父亲探墓从小到大什么没见过,可唯独没见过诈尸的。男子摇了摇头在心里默念只是刚才太紧张看错了,稳定下情绪后于是又向石棺走了两步,棺盖又向下挪了两块。男子觉得有些诡异决定还是不靠近比较好,于是他往后退了一步,只见棺盖又向上挪了一块。

“............”抱着试探的心理又往前走了两步,棺盖移下两寸距离。然后再往后退四步,棺盖又移回原处。

“啊哈~”白发男子眯眼笑了一下,为了进一步验证自己的猜想,白发男子前三步后两步,一会又前四步后四步的顺序循环走了起来,棺盖也很努力的跟着他的脚步上下移动,当男子移动速度过快的时候棺盖也会反应不过来,上面的灰尘都快被抖完了。男子被这好玩的机关逗笑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奇葩的机关,差一点玩上瘾。正当他还想换个节奏再玩一下时,棺盖突然整个被掀起,伴随着巨大的声响和被掀起的一阵灰尘,一个浑身被蓝光的包围的男子漂浮在棺材上方,一脸愤怒的指着白发男子对他吼起来

“你玩够了没!”

白发男子愣在原地,他真的见鬼了,还会说话凶他的那种。面前的“人”有胳膊有腿,身上也没有明显的伤,身上还整整齐齐的穿着武士服。这和他印象中的幽灵有些不一样,再看一下脸,眼睛被黑色的带子蒙住,不过就算不看眼也能看出这个幽灵五官清秀,只是右脸上的伤疤破坏了和谐,不过留在这样一张脸上也不算违和,貌似...还有些好看?

那个幽灵听着半天没有动静,就摘下系在眼上的带子,果然和白发男子想一样,眼型很好看,就算脸上有伤疤也不会破坏整体的美感。幽灵用没有高光的黑色眼眸看着白发男子,一头银白色头发,黑色的针织衫展现出紧致的锁骨,披着的黑色皮衣袖子挽到一半,露出有些肌肉的手臂,修长的双腿被深蓝色长裤裹住,黑色的靴子在这一路下来已经沾了不少灰,脸上带着的黑色面罩使神秘感油然而生。长得还不错嘛....

幽灵以为他吓傻了,正得意的清清嗓子准备做个介绍的时候,就被红布糊了脸。

“有实体的吗?”白发男子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桃木剑挂饰照着他的头砸过去。

幽灵慌张的把红布从身上拿下来,放在手里疑惑地看着这块不知从哪掏出来这么大块的红布,有些气愤的抬起头想吼人的时候又被桃木挂饰砸到了头,忍无可忍的直接把手上的红布撕成两块,对着白发男子吼“你把我当什么!我们那个时代都不用这些玩意驱鬼了!”

白发男子还在包里掏着东西,被幽灵吼了一下愣在原地,乖乖停下手里的动作干瞪着眼睛看着他。幽灵看他乖乖停下,丢下手里的红布,郑重其事的开始做自我介绍

“我姓宇智波,名带土,是这里的守墓人,现在你擅闯了我的领地,应该已经做好死在这里的觉悟了吧!”

【带卡】墓灵(设定)

Cp:带卡  其他的cp只有被点名的份了嗯。

带土和琳友情向,贤值忽高忽低,会精分嗯。

设定里朔茂未死,所以之后可能有捉奸情节。

  总之是由盗墓笔记衍生出来的脑洞,盗墓人和守墓人,守墓人被人们称之为墓灵(差不多和秽土转生一个概念,只不过是幽灵体嗯)

 

引子:

旗木家是考古学界的扛把子,几十年来旗木家发现的遗迹和文物是最多的,而且他们不仅主张保护文物,还用寻找出来的文献顽固了不少历史,在考古和历史学界获得了极高的声望。

但在最近几年旗木家在挖掘出一个巨大的古墓遗迹后声望就渐渐低了下去,家族人员不断出现接连事故,尤其是参与那次探索的人员如今没一个是健全的,于是那座墓还没有探索完全就被重新埋没,很多人都说那墓阴气太重,试图接近的都会被下诅咒,旗木家就是例子,等等。这些传闻就让活跃的盗墓贼们也对那座墓望而生畏,于是旗木家为了躲避诅咒,慢慢的就没人愿意选择考古这一行而另谋生路去了,只有旗木朔茂和他的儿子旗木卡卡西仍坚持从事考古,旗木朔茂是参与那次探索人员之一,在那次探索后也只是伤了条腿,不过好在没什么大碍,只是不能下墓了,于是卡卡西就继承家业,目标就是找出那座墓如此邪门的原因。于是乎卡卡西独自一人直闯墓穴,本以为会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来到主墓,却意外的顺利的来到主墓室,但他很快就后悔了。

接下来补墓灵设定恩:

墓灵是一些大族的先祖去世后族人们用巫术选取上等的活人灵魂献祭而成的,守护墓穴和作为容器储存阳气和灵气最终复活先祖们完成统治大业,他们身为不死之身,可以附体,不可见光,但在附体的情况下是没问题的,可就算是附体也会对光造成自然排斥。墓灵可以通过附体撕裂人原本的灵魂从而占据他们的身体(这就为后来的反派设定打造了基础嗯。)封印墓灵除了毁掉他所处的封印,还有就是让积攒阳气更多的墓灵来毁灭他(也可以说是吞噬嗯)之后会获得那个墓灵所积攒的阳气,但自然灵气无法保存,墓灵可以通过阳气保护自身和治疗附身后的躯体,而自然灵气可以让他们使用自然能量(所以之后会有神仙打架嗯)

    墓灵们的任务除了守墓还有就是可以连着最深处的封印收集自然灵气和活人的阳气供给着封印维持,然后墓灵们可以用收集的灵气来复活先祖和族人们,再想办法消灭地表上的活人(很正常的反派脑回路)

   第一次写文,有bug欢迎指出。

@墨宁 给宁太太画的扉间配的新郎ing,虽然很想上色但是个色废(失落)只能这样丢上来了,感觉草率的一批

(画到近视)为什么电脑截图能把脸拉长,明明原画脸很小的说,看着总感觉怪怪的嗯....本想画兔女郎装但感觉正装会更好看2333动作有参考。

【宇智波四件套】NO.1: 论手机砸脸

*沙雕甜文  绝对无刀
*本文cp: 柱斑  扉泉  带卡  鸣佐
*恶搞向,ooc严重
*纯属娱乐,不喜勿喷
——————————————————————
柱斑场合

  今天依旧是个和平的晚上,难得没有被工作累成汪的柱间and难得没有欲求不满的斑一起躺在床上荒废时光。
   柱间躺倚在床板上,斑躺在柱间身上,身穿家居服一齐刷着手机的场面那是一派的和谐。。
      而一声清脆的“啪叽”打破了这番寂静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柱间,刚刚他在看手机的时候斑动了下身子头发划到了脖子,而柱间被这小小的举动弄的下意识缩起脖子,就因为这个手机没拿稳直接掉到了斑脸上,整个屏幕都贴了上去的那种,受力十分均匀嗯(划掉)反应过来的柱间连忙和斑道歉,慌张到连把手机拿下来都忘了,等斑慢悠悠的拿开手机露出两只卡姿兰大眼睛(划掉)万花筒写轮眼的时候,柱间已经猜到了结局。。。
   最后在一声低沉的“混蛋”两字过后吃了一记肘击还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的柱间,表示斑真温柔。

扉泉场合

  这天晚上扉间依然在勤勤恳恳的办公,宇智波泉奈不知发什么骚一直在旁边骚扰扉间,导致扉间忍无可忍的抓起身旁的东西就朝泉奈扔去,其实扉间想拿的是旁边的面巾纸,结果拿过头了拿到了正无辜充着电的手机...
  又是一声清脆的“啪叽”声,不过这次以泉奈的惨叫做陪衬,变成了“啪叽!啊!”
  正当扉间还感到有些抱歉的同时,被激怒的泉奈也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往扉间脸上扔去....
随后的吵闹声和东西“咣当咣当”掉在地上的声音证明泉奈他扔中了,听声音还是平面贴脸那种。

带卡场合

   这天晚上在家无聊到养蘑菇的呆堍终于见到了在外出长期任务归家的卡卡西,激动的扑上去嚷嚷着要亲亲抱抱来一发的带土没能如愿的亲到爱人的脸,反而亲到了类似镜子一样的东西,被卡卡西推开后看着他嫌弃的甩了甩粘上带土“爱的印记”的手机,并言辞拒绝他晚上亲热的请求,理由是刚做完任务想要好好睡一觉,当然我们的带土同学肯定是不会听的又扑了过去,而卡卡西也眼疾手快的再次把手机糊到人脸上挡住了攻击。脸上已经隐隐约约有红印了的带土带了一副“今天亲不到你,我就不姓宇智波”的气势再次对着卡卡西扑了上去.....
   最后看到悠闲靠在沙发上看书的卡卡西和蹲在角落画圈圈并且脸上有很明显的长方形红印,而且还不止一处有的的宇智波带土,告诉了我们他没有成功并且改名为“旗木带土”

鸣佐

   和老祖宗组的开头一样的十分和谐,佐助靠在床上看卷轴,鸣人坐在离床不远的写字台旁刷着手机。
  突然佐助叫了一声鸣人,吓的鸣人马上转过身来面对着佐助,因为手机是平放在桌面上的,被鸣人手臂一划直接甩到了地上,还滑了一段距离。佐助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示意他可以先把手机捡起来再说,于是我们乖巧的小鸣人就过去捡手机,但因为紧张上演了自己绊自己的绝技,“吧唧”一声脸准确无误的盖在了手机上,抬起脸来的时候手机还粘在了脸上过了一会才掉,成功换来了佐助的嫌弃。